欢迎来到雷尼欧文官方网站
  • QQ:1121262627
  • 咨询热线:186-0756-2627
    联系方式

      地址:珠海市香洲区前山新城

      电话:186-0756-2627

      邮件:Siteii@163.com

      网站:http://www.RaneyOwen.com

    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专题报道

    康泰纳仕国际将上线Vogue Business 内容转型重要一步

    2019-2-7 17:25:25      点击:

    据界面时尚独家获悉,旗下有《Vogue》和《GQ》等著名国际期刊的出版商康泰纳仕国际集团(Conde Nast International)将在本周内推出全新媒体品牌“Vogue Business”,独立于《Vogue》运营且无需付费。

      该媒体将以时事通讯的方式,以每周两次的频率通过邮箱向注册用户发布信息,用户也可在官网上查看。同时还会开通领英、Instagram官方账号。

      Vogue Business主编一职将由Lauren Indvik担任,她曾是时尚网站Fashionista.com的主编,并在过去的两年中领导了伦敦Vogue International的新闻和专题报道团队。

      Indvik在一份声明中介绍了Vogue Business的内容特点:“我们以全新的全球性、视觉性和数据驱动的方法处理新闻,旨在创造最大的影响力和可读性,让人们一眼就能轻松理解关键理念,并帮助业内人士作出企业和个人职业发展的决定。”

      基于这样的内容定位,Vogue Business的目标读者将是时尚和奢侈品业各种规模企业的从业人士、时尚专业的学生、以及高端酒店和奢侈旅游业等与奢侈品相关行业的从业者。

      “这是个B to B的出版物,针对的是需求未被满足的业内人士,”康泰纳仕国际集团总裁Wolfgang Blau近日在接受界面时尚采访时说,“未来我们还会通过Vogue Business去建立一些服务项目。”

      例如,当一个企业想了解媒体活动监管的变化,可直接通过Vogue International遍布全球的内部律师,找到可以沟通的人。或是通过举办论坛,帮助创意总监和CEO们寻找合适的人才。“我们在多次和CEO、创意总监交流时了解到,他们最大的挑战几乎都是‘怎样找到对的人’。”Blau说。

      因此,Vogue Business被康泰纳仕国际集团视为一个能够交流信息的网络,而非一个自上而下的信息传播系统。

      现在Vogue Business的编辑团队驻扎在Vogue International的伦敦总部,包括主编Indvik在内仅有6人,仍在组建中,Blau计划在2019年内招够24人。短期内的内容生产将偶尔借助Vogue International的数据、社交媒体等部门,以及地方部门的力量和资源。但仅限于资源打通,Vogue Business还是会独立运营。

      Blau向界面时尚透露,出于多样化的人才需求,Vogue Business还需要了解中国电商、零售趋势的人才,有人类学背景、可以发掘文化变迁对奢侈品业影响的人才,以及数据分析师。

      由此一来,Vogue Business——这个康泰纳仕国际集团在出版物发展上的新尝试,将开始同时对标一些时尚商业媒体或综合性媒体。此前,绝大部分时尚商业媒体的主要内容,是以每日新闻播报加产业商业分析为主。

      例如业内较为权威的美国媒体Women's Wear Daily(女装日报,简称WWD)和伦敦媒体Business of Fashion(时尚商业评论,简称BoF)。

      创立于1910年的WWD以可靠、及时的时尚行业新闻,佐以深度的商业、文化报道,在穿搭、明星和软文占据主导的时尚媒体界享誉盛名。后在2014年,随着自己的出版社Fairchild Fashion Media被出售给洛杉矶传媒集团Penske Media,WWD也与康泰纳仕分道扬镳。次年停止刊发报纸,全面转为由付费内容的数字化媒体。

      WWD曾尝试在2017年5月与华洋信科合作,以开通微信公众号“WWD时尚与美妆报告”的方式进入中国。当时,WWD在与界面时尚的采访中表示,建立这个账号是为了未来拓展中国业务,并用中国读者喜欢的方式加强和他们的连接。但2018年4月时,该微信号便停更。

      这并非代表着WWD在中国销声匿迹,就在2018年5月,WWD还和西安SKP共同在当地举办了亚太地区第二届全球时尚论坛。同时,它在国际上的地位也仍然稳固,只是在中国的发展貌似遇到了瓶颈。

      而相比之下,BoF自2007年创立以来,便确立了强调面向中国市场的扩张方向,并迅速在中国时尚界内积累起了口碑。创始人Imran Amed曾说:“我们想要一份能够不仅包括国际时尚资讯,还能聚焦中国本土时尚的出版物”。现在,BoF不仅在网站上开通了中文版入口,还入驻了微信公众平台和微博。

      除了WWD和BoF,这几年,时尚商业媒体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出现。例如Fashionista、Fashion Network和Fashion United等数字化媒体。在中国,近年来也有一些综合性媒体开辟了时尚版块,或是时尚商业类自媒体日渐活跃。而这些媒体在本土时尚新闻上的突破能力更强,风格也更贴合中国市场的需求。

      不过总体上看,数量的增加,都在进一步印证“to B”产业型报道在时尚界日益增长的需求。

      从时尚行业诞生伊始,局外人便被业内的服饰、消费、模特和名人所吸引,纸质时尚媒体也大多都成为了品牌和明星的宣传册。而对编辑、品牌方、供应链等局内人而言,他们的视野被限制在了品牌营销的一方天地里,机械化地前进。

      事实上,时尚世界远非这么简单。

      LVMH集团在三个月内对旗下男装品牌创意总监几番调整、CELINE任命Hedi Slimane作创意总监、Raf Simons实力再强却仍被Calvin Klein辞退、高冷的奢侈品牌开始拥抱电商、“初出茅庐”的上海时装周吸引了米兰时装周的关注、奢侈品大改新品发布模式为“即秀即买”、奢侈品集团开始收购供应商和腕表商……

      这些时尚界新闻的背后,都与消费者、营销、市场、和全球政治经济文化变动是分不开的。

      而从商业等更开阔的角度来观察时尚,也有利于开拓时尚产业对其他行业的引导作用。

      “对于局外人来说,时尚产业起到了指引的作用,”Blau说,“智能科技公司永远都会围绕着创意者和艺术家,为了让他们把科技变得更有趣、更适合穿戴。”

      业内人士通过商业新闻媒体深入了解动态的、超快速发展的时尚行业,也十分重要。“一个有趣的矛盾点是,不同国家的人可能都在用微信聊天,全球的企业管理方法可能也较为相似,但文化方面却又是相反的,”他说,“各市场越来越本土化,这对于想在全球开拓市场的奢侈品来说非常困难。”

      从读者角度来看,大多受过良好教育的千禧一代已经成为时尚业最重要的消费群体。他们对于信息的需求也不再停留于有美感的视觉层面,更愿意追求有深度的内容。

      因此,像康泰纳仕这样的传统出版商,时下正需要搭建新的内容体系。

      据WWD消息,英国康泰纳仕在2017年录得22年来的首次亏损,约1360万英镑。这和2017年起的重组工作是分不开的,康泰纳仕关停了多本杂志、砍掉了一些品牌的纸质版,并推出了一些视频类和数字化的项目。这是纸媒在社交媒体逼迫下,不得不做出的选择。

      或许和其他时尚商业媒体比起来,康泰纳仕国际集团的入局有点晚,但Blau不这么认为。

      他对界面时尚表示,其实在自己2015年加入康泰纳仕时便产生了推出类似项目的念头,但迫于手头还有其他项目,便等到了现在。不过,现在仍然是个好时机。

      一方面,他觉得在过去的3、4年中,政治、文化和经济领域都在加速变化,因此从商人士对方向和指导的需求增加了。但以时尚界的企业数量和规模来看,现存的时尚商业媒体还不足以覆盖这些公司。

      比如现在业内有着大量关于CEO、创意总监离职、个人角色的报道,“当然不是不可以这样做,只是当挖掘一个商业领袖或设计师时,需要背景、分析、模式识别。为什么这个人会被任命?这意味着什么?”

      而这也会被Vogue Business当做突破点。“追逐大的突发新闻,可以交给别的媒体去做。如果我们要做大新闻,那一定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新闻,只有我们有。”

      另一方面,康泰纳仕国际集团在这期间也进一步完善了基础设施、人才和信息共享网络,技术平台和业界资源也已准备充分。

      “当我们意识到《Vogue》在全球25个国家共有约800个记者、数字编辑和研究人员,以及旗下媒体多年积累的业内专家资源,我们就知道,在全球没有谁具备这样的优势。”Blau说。

      目前,Vogue Business只提供英文内容,计划在2019年内共上线3种语言版本。或许接下来是中文版和法文版,但语种和上线时间还未商定。如果确定上线中文版,那么中文版的内容制作和传播将交由康泰纳仕中国团队完成。届时是否会入驻微信公众平台和微博还未可知。

    Copyright 2018 RaneyOwen.com

    雷尼欧文™: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